????孟闲展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脸上的表情要多错愕就有多错愕。对于姑娘的决定,眼里是充满了疑惑。怎么也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出要走的话!

????“我们,不是才刚刚来吗?”姑娘陪着自己去了紫荆阁,才绕回来到则这边。孟闲展也能够感觉出,姑娘对这件事情的重视。

????只是现在,却听到姑娘说要走了。明明他们刚到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话啊!

????难道姑娘,看到公上之后觉得失望了。所以才会,这么快就决定要走了!

????一想到这个结果,孟闲展的心就沉了几分下去。想要劝姑娘再了解一下公上,之后做决定也不迟。

????只是又看到公上半点都没有,而且还很不耐烦的样子。明白他是不可能,表现什么的。恐怕就算姑娘答应了,结果也只会更加的糟糕了。

????所以最后,孟闲展也只好点头。看以后还能不能找到机会,让他们两人能够稍微熟悉一些。不过看来,今天是不怎么可能了!

????“那,公上,我和姑娘就先走了!”孟闲展见公上所有的注意力都手上的糕点上面,只好说话引起他的注意力。

????公上霖听到他的话,连眼睛都没有抬。“随便。”

????听到他的话,孟闲展无奈的看着他。还真的,半点都不给面子。

????两人来了片刻,便又离开了。中间停留的时间,连一刻钟都不到。

????“姑娘,你为什么,为什么忽然间又决定要走了啊?”从巷子里面出来,孟闲展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话。

????虽然公上看起来确实很却是很糟糕,但是依姑娘的性子。好像也不是那种,会以貌取人的样子。

????所以他很是奇怪,姑娘为什么这次会这么快改变了主意。

????傅清浅听到孟闲展的话,勾了勾嘴角。“今天不是办事情的好天气,所以就临时决定走了!”

????对于姑娘多问话,孟闲展自然是不相信的。就算姑娘再意气用事,也不可能真的因为什么天气的原因。

????傅清浅说这样的借口,自然也没有指望他会相信自己的这个借口。至于做这个改变真正的原因,自然还是因为公上霖。

????她想要招揽人才,但并不代表她需要低声下气的去求人。一看就知道那公子霖性情十分桀骜,很不容易控制。

????今天看他的样子,就知道想要收服他是非常不容易的。既然不是那么容易,那自己也没有必要急于一时了。

????不然的话,恐怕就会碰一鼻子灰了。这样的事情,能够避免自然就避免了。

????“你的那位朋友,现在想要让他为我做事是不怎么可能的!”

????看到孟闲展那怀疑的目光,傅清浅说出了实话。

????“他应该是洒脱惯了的人!不会轻易就会愿意在我的手中做事的!所以啦,我们还是等等再说。”

????向公子霖这样的人才,她自然不愿意轻易就放弃了。

????但是另一方面,她也必须要他心悦诚服的为自己做事。否则的话,这样的人是难控制的。

????孟闲展听到姑娘的解释,终于恍然大悟了!

????“对不起,姑娘,是我考虑不周到!”孟闲展只觉得很对不起,自己带姑娘过来,却是这样的结果。

????心里觉得非常地过意不去,更是有几分后悔了。

????傅清浅听到他这话,一脸无奈的说道。“这有什么需要道歉额?你不是还带我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吗?”

????见姑娘真的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孟闲展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是心里面还是多了一丝谨慎,日后自己做事一定要更加的谨慎才客运。

????否则的话,就会又出现像这次的事情了。虽然姑娘没有责怪自己,但是他心里还是会觉得过意不去。

????傅清浅暂时把公上霖的事情放到了一般,这件事情需要一个契机。如同想要和姜盼烟结识,急不得。

????“上次你们说要买一些医书,现在已经买回来了吗?”傅清浅还记得自己答应了大师兄的事情,准备趁今天赶紧把医书找给大师兄。

????“已经买回来了,姑娘现在要看吗?我等会儿,给你送过来。”孟闲展听到姑娘的话,第一反应就是姑娘要看这书。

????“我现在同你一起过去,直接就拿走了。”没有必要让他等会儿再送过来,傅清浅表示她现在一起过去就好了。

????因为东园和南院距离有些远了,而且都有各自的出口。所以往常孟闲展他们,都是从另一个门进入了。

????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傅清浅准备直接从东园那边进去。到时候拿了书,就不需要孟闲展再跑一趟了。

????东园的书房,从一开始准备启动的时候就预想得非常大。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里面的书自然不是很多。不过经过这段时间不间断的采购添加,现在里面的藏书数目已经非常客观了。

????而且自从上次自己找孟闲展讨论过书屋里面的书归类摆放的问题,现在里面的书放置得完全一样了。

????傅清浅根据门口的册子上面的记录,找到了医书放置的地方。

????看到那数目的时候,还是小小的惊讶了一下。也没有想到,他们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居然已经买回来了这么多的医书了。

????这个数目,可是远远超过了其他类型的书了!如果傅清浅看到了之后,不明白是为什么的话简直就是白活了这么多年了!

????心里有些感动,他们的动作。不过现在一个人都不在这边,她就算想要表达一个感谢,都没有机会。

????所以只好将这份感谢放在了心里,准备以后化成实际的行动。

????毕竟他们那些人中,又没有人是大夫。所以这些医书,想来都是他们特意在外面店铺里面找的。而且这么多书里面,居然还没有重复的。傅清浅的心中,才会觉得感动。

????毕竟这时候的书不像那个时代,每个地方出售的书都是相差不大的。

????这个时代印刷没有那么发达,交通就更加不发达了。所以在这个地方有的医书,在另外一个地方可能就没有了。

????当然,这里面那种大家都知道的医书倒是每个地方都有的。

????所以傅清浅立刻就发现,这里面很多书就连自己都没有看过了。让原本是打算给大师兄找两本书的傅清浅,立刻改变了主意。不仅给大师兄找了书,自己也拿了几本走。

????当然,在走之前肯定是需要做登记的。哪怕是她,要求也是一样的。

????不然的话,这里面就很有可能出现问题了。

????傅清浅一次性就带走了五本书,还一脸的意犹未尽。若不是担心自己一次性带走太多太过引人注目了,傅清浅表示她带走的肯定不只这几本。

????“多谢!”温子初拿到小师妹递过来的医书,原本因为没有进展的研究而皱着的眉头立刻松动了几分。

????“东园那边,孟闲展他们淘了不少的医书回来。其中有好多,连我都没有看过。”

????“大师兄这两本看完了,就直接过去找吧!”

????傅清浅觉得自己这样二次转手,还不如大师兄自己去找啦!这样,他还能够有更多的选择。

????“好!”如果是其他的,温子初可能还会犹豫一会儿。不过但对象是和医书有关的内容,温子初便半点犹豫都没有了。

????“那大师兄忙吧!我回房间去看书了!”傅清浅扬了扬了自己手中的书,表示她要回去看书了。

????“去吧!记得你自己的任务就好了!”温子初点头,顺口提醒了小师妹一句。让她不要忘记了,她身上还有任务。

????而原本要走了的傅清浅,在听到大师兄这话之后。立刻就停下来脚步,一脸疑惑的看着大师兄。“我有什么任务啊?”

????不怪她满脸的错愕,实在是大师兄忽然间来这么一句。一下子,就把她给打蒙了。实在想不起来,自己身上什么时候又肩负了什么任务了。

????“你忘记了?”看到小师妹错愕的样子,温子初也是一脸的无奈。

????没想到自己是顺口那么提了一句,小师妹还真的忘记了。

????傅清浅无辜的摇了摇头,表示她的确想不起来了。“大师兄提醒一下吧!”

????“我之前不是给你一本书,让你去研究里面的那些毒药的解药吗?”温子初一脸无奈的解释,心里更是无语。他还以为,以小师妹的记性和兴趣。

????肯定会记着,而且也会很认真努力地去完成的。

????而且现在搬了家,小师妹在自己的房间旁边特意开辟了一件屋子出来作为药房。大部分时间,她都直接在那边了。也就不需要,来这边这个药房和他一起了。

????所以温子初就自然而然的,以为小师妹在很努力地研究。

????但是看现在这个情况,好像不是那个样子。因为他怀疑,小师妹都已经忘记了。是不是说,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动手了。

????先到这里,目光立刻变得凌厉起来了。“你不会,好几天没有动工了吧?”看向小师妹的目光里面,充满了审视。

????好似如果小师妹敢点头的话,那么接下来的结果绝对不是是好的!

????傅清浅看到大师兄的目光,心里一紧。一脸恍然大悟,赶紧摇头。“怎么可能!”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样子要多坚定就有多坚定!

????“大师兄怎么能够这么想我!”还一脸委屈的看着大师兄,“我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大师兄说的是什么事情!”

????傅清浅确实是因为大师兄说得太过忽然了,所以一时间没有想起来。

????她虽然在药房里面研究的时间很少,但是架不住她有秘密武器啊!只要一进去研究,就可以帝在外面好几天研究的时间了。

????“我可是已经研究出来一种毒药的解药了!不过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大师兄罢了!”

????“已经研究出一种了?”本来还不是怎么相信小师妹的话的温子初,在听到她后面的话的时候心里的天平立刻就倾斜了!

????“对啊!大师兄要现在去看看吗?”

????傅清浅点头,还非常大方的要求大师兄现在去看看。

????她确实已经研究出一种叫朱砂泪的毒的解药了,而且还就是一两天之前的事情了。不过那天好像是因为被曲苒拉着去宴会的事情,所以随手拿出来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和大师兄说这事。

????后来回来,又因为娇兰和姜盼烟的事情给忘记了。所以就变成了,现在都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大师兄。

????若不是今天大师兄忽然间提起的话,自己还不知道会要忘到什么时候去了!

????“当然要去!”温子初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急忙起身。那动作,叫一个大啊!“我们快走!”

????傅清浅就这样被大师兄给拖着,将原本要十分钟的路程走了五分钟。到的时候,整个人都在不停的喘着粗气。

????“我歇会儿!”到了自己住的院子,傅清浅说什么也不肯在走了。从打水洗的手中挣脱了出来,弯着腰表示自己需要歇息才行。

????温子初看到小师妹那大喘气的样子,一脸的嫌弃。“亏你自己还是大夫,看你身体弱成什么样子了!”

????听到大师兄的话,傅清浅表示自己并不想回答他的话。

????什么叫做自己是大夫,身体就必须很强健了!不知道医者不已医己吗?何况她的身体哪里又很弱了!

????明明是他自己太着急了,非拉着自己走那么快。忽然间走这么快,她自然觉得受不来了啊!

????温子初虽然很心急,可是看到小师妹那样子。自然也不可能在拉着她走了,哪怕他们已经到了大门口了。只好停下来,等小师妹缓过来了才进屋。

????“你看吧!你若是走慢点。我也是这么长的时间到,我还不用受这罪了!”最后傅清浅缓过劲来,一脸鄙视的说道。

????大师兄心急拉着自己走那么快,最后却因为她需要缓缓耽误了时间。这样算下来,和她平时慢慢的走花的时间相差根本不大。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也不需要受这罪了!

????温子初听到小师妹狡辩的话,看了她一眼没有多说。反正时间已经花了,而且他之前激动的心也已经平静下来了。

????傅清浅从药柜里面,找出自己配置的朱砂泪的解药的瓶子递给了大师兄。

????“只有两颗,你要研究只能够拿走一颗。”

????“等我下次再配置一次,你就可以多拿些去研究了!”

????傅清浅并没有打算自己直接告诉大师兄这其中的药材和方法,相信大师兄也不会想要直接就知道的。未完待续。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