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一路高升 > 第二十八章 突袭(二二)
????之所以白天不发起攻击,除了军事上的因素之外,也有人道上的因素,因为目标是一座小学校,白天大约有一百五十名孩子在这里上学,不然侦察兵们根本不用依靠自身发动攻击,引导炮兵攻击就可以了,如果使用增程弹,我军152加榴炮是可以打中这里的。

????现在倒好,好容易熬到孩子都放学了,又来了这么一对大情圣,虽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可要对一对正在热恋中的年轻男nv下手,还是需要有很大的心理承受能力的。

????这是真正的现场直播,这对情圣显然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情意绵绵的没说上几句话,就开始动手动脚的亲热起来。

????“见鬼了……”何建咬着牙问吴放歌“你每次干那事儿要多长时间?”

????吴放歌愤愤地说“你凭啥问我?”

????何建说“他随你……”

????尽管心里恨的痒痒地,但是中国侦察兵们表现出了极大的仁慈和克制。其实不论是现在这对欢爱的男nv,还是白天再校园里读书嬉戏的孩子们,都让这群年轻的士兵再次感受到了和平和生活的美好,都是一样的人呐,如果不是一群政治家之间的冲突,这些年轻的异国士兵说不定还有机会成为朋友,可现在,他们是生死相搏的对手。

????那个越南军人的欢爱运动没能持续多久,好像那nv人才有点情绪,他这儿就完了,让后两人就坐着拥在一起亲热地说着情话。

????“完了就赶紧走啊,你出来不用请假啊。”何建看上去着急,其实这也是在场的很多士兵心里所想的快点离开,快点离开我们就不杀你们,你们或许就有机会永远幸福地生活下去,快走啊,你们倒是快走啊。

????然而这对越南男nv似乎还不想走,说着说着,又拥ěn起来了,那男人又把手伸进nv孩的怀里,而那nv孩也顺势再度躺下了。

????吴放歌一拍自己的脑én儿席地幕天的,你们还有完没完啊……

????年轻的越南士兵再度扑倒了恋人,一阵亲ěn抚o之后,正要进一步动,才一抬头时,却吃了一惊,因为就在他面前不远处,他看见了一张涂了油彩的脸。那是乌鸦。

????乌鸦是距离这对情侣最近的一个侦察兵,可以用仅在咫尺来形容,如果不是这两人一时贪欢,要梅开二度的话,恐怕终生也不会知道曾经有一个人在他们欢爱的时候离的他们这么近,而现在,他们知道了,因此生命也走到了尽头。

????还没等那个越南士兵在惊愕中反应过来,乌鸦已经跃起,锋利的匕首已经割断了他的气管和血管,他的气管被割,自然喊不出来,血管被割,一腔的热血像喷泉一样,喷洒在爱人雪白的xiong脯上。他一头扑倒,身体四肢剧烈地o搐起来,他不会立刻死亡,但也活不过一分钟,这是一个痛苦的死亡历程,他无法呼喊,不能做任何事,只能徒劳地用手捂住伤口,无可奈何地任由生命力一点点的离开自己的身体。

????乌鸦的动如行云流水一般的流畅,干掉了那个越南士兵后,又对着那个nv人头上来了一下,那个nv人哼了一声就不动了。

????侦察兵们一拥而上,迅速跃进到了下一个潜伏点。

????“你杀了她了?”何建冲上前,第一个问乌鸦。

????“我打晕了他而已,你以为我是纳粹呀。“乌鸦忙辩解道。

????“你打晕个屁。“周海低声骂道“手上准头没了!”

????乌鸦低头一看,那nv人的眼睛突然睁开了,挣扎了从地上跪了起来,正张嘴要喊,乌鸦上前一把就把她的嘴给捂上了,那nv人力气不小,奋力挣扎,乌鸦突然低声‘哎’了一声,然后几乎是一个本能的动,把匕首刺进了nv人的腰部,这个动把他自己也吓了一条,手不由自主地就松了,nv人扑倒在地,虽然喊不出声音了,却顽强地挣扎着向山下爬着。

????“你干嘛呀。“何建埋怨着。

????乌鸦着急地辩解道“我不知道,她她刚才咬我手。“他说着还拿手给大家看。

????“唉……“周海叹了一声“你们也算侦察兵。翻译,越南话对不起怎么说?”

????陆昊其实也给刚才的杀戮吓着了,但是他毕竟穿了这么久军装,很快恢复了状态,马上教了周海越语‘对不起’怎么说。

????周海几步追上在地上爬行的nv孩,nv孩自知逃不掉,扭头用一双冒火的眼睛瞪着周海。

????周海又叹了一声,说出了那句‘对不起’然后拔出微声手枪,结束了nv孩的痛苦。

????“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乌鸦还在辩解着,“她咬我。”

????何建啥也没说了。

????陆昊安慰他说“算了吧,从你杀了她情人的时候,就等于已经杀了她了。”

????周海则看似不屑地说“笨蛋,这是战争。”

????正在侦察兵准备动手处理尸体的时候,吴放歌上前帮那对男nv穿好了衣服,并说“死人也是有尊严的。”接着在nv孩的衣袋里搜了搜,搜出一张证件卡,然后拿给乌鸦看“不要太自责,这nv的穿着制服,她也是军人。”

????何建上来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总算是过去了。

????距离计划攻击时间还有一段时间,周海心里有些担心,被杀的那对越南男nv都是军人,通过证件查实隶属于当地激ng备部队,虽说激ng备部队军纪松散,可这里毕竟是战区域,军人外出总会有时间规定的吧,这两人不按时回去销假,会不会有人来搜寻呢?特别在在昨夜有了那么大的军事行动之后,越军各部一定也会增强戒备的。

????越想越担心,于是他和陆昊何建等人临时召开战地会议,决定尽可能的提前发起攻击,并加强潜伏地域两翼的戒备。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侦察兵们心里的那根弦儿也越绷越紧,所以当周海下达了进攻命令的时候,大家居然心里轻松了一下。

????按照既定的小组编制,二十多名名侦察兵像一群猛虎一样冲下了高地,周海和乌鸦一人一支微声冲锋枪,干净利落地两个点sè就消灭了én口的岗哨,然后侦察兵们一分为三,乌鸦带着一组人和一通用机枪占领小学附近的无名高地,负责掩护和阻援;何建和陆昊带一组人攻击敌指挥部;周海和吴放歌带着爆破组攻击敌反坦克导弹仓库;另外在出发地留有狙击手和无线电报务员,负责勤务支援。

????周海带着侦察兵一马当先,吴放歌带着爆破组紧跟其后。反坦克导弹仓库én口没有卫兵,里面值班室倒是有一个值班员,听见外面有脚步声,正打算开én观看,迎面就撞上了周海的枪口。

????何建那边也激ā上手了,因为这次任务的特殊xg,周海突击队装备了大量的特工武器,仅微声手枪的装备数,就达到了平均两人一支,如此大的装备数量,在以前的侦察战中还从来没有过。因为国产六七式微声手枪威力太小,所以一般的突击小组都一分为二,前面的拿着微声手枪开道,后面的准备匕首和常规武器,随时准备上前补刀子或者激ā火。由于之前接受了大密度的专项训练,各战斗小组的配合达到了天衣无缝的境界,越军的一个激ng卫班,连áng都还没爬下来就被何建带领的小组歼灭在áng上了。

????但最终还是正式激ā了火,敌指挥所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值班人员居然有七八人之多,男男nvnv的都有,这一点倒是大家没想到的,但是一阵làn枪之下,这些人只来得及开一两枪就被统统放倒。既然已经响了枪,就不用在藏着掖着了,何建又带着小组一阵猛打,把另一半没值班的男nv军官也都堵着打死在宿舍里。

????虽说在战斗中也打死了不少越军nvxg军官和士兵,但是和猎杀那对情圣不同,大家伙儿居然没有一点负罪感,一来这是正式激ā战,二来情况紧急,没那么多时间去想,三来既然已经开了杀戒,就没那么多道德忌讳了。

????“这是什么鬼机关?编制这么怪?”何建看着办公室内那些āā绿绿的怪仪器发愣。而陆昊正在发挥他的特长,以最快的速度挑选有价值的情报,另一名学过摄像的侦察兵,也忙着给现场照相。

????“我们捡到宝了。”陆昊突然兴奋地说“这不是一般的机关,这是越军刚在河内组建的电子对抗营的一个派遣分队。”

????何建对然对电子对抗啥的不太明白,但见陆昊这么兴奋,也深信自己捡到好东西了,也跟着高兴,这是陆昊显示出了他具备的能力“大家,把他们这些仪器都集中起来,把后盖儿砸开,每个里头都拆个小部件出来,剩下的一个不留,全炸了。”说完又从一台磁带机里取出一个磁带说“还有这些东西,尽量多带些走,带不走的全烧掉。”

????何建并不在意陆昊这个秀才军官对他发号施令,反而兴奋地敬了一个礼爽快地应道“是!我这就去找放歌来,多弄点炸yà,把这里炸个底朝天。”

????陆昊忙说“不用,炸yà炸不干净,我看én口有辆车,你派去去搞点汽油了,淋在上面烧。”

????“是!”何建应道。

????陆昊和何建的小组大有斩获,可周海和吴放歌的小组的收获却让人失望,虽说这里确实是个弹yà库,可号称反坦克导弹仓库的这里,真正的反坦克导弹居然只有两枚。

????吴放歌翻着值班记录说“我们昨天打得他们太狠,他们紧急调运了一批导弹上去了。”

????周海懊悔地说“难怪一整天车辆进进出出的,只是墙挡着,没看见他们运货……你能看懂越语?”

????吴放歌说“我哪儿懂啊,只是这记录上,萨格尔这次单词用的是俄语原文,我勉强拼了出来,而且记账的规律,一般是入账在前面,出账在后面,你看着后面……”

????周海一看,果然后面的表格里填了一长串,前面几乎没有,便懊恼地说“算了算了,不看了。”

????虽说仓库里只剩了两枚萨格尔反坦克导弹,可还有大约七八十发r火箭弹和几百发迫击炮弹的样子,也不算白跑一趟,周海命令爆破组赶紧给布置好炸yà,把这里炸个干净。

????刚刚弄好,就得到乌鸦的信息,越军援兵已经出动,都能看见车灯了,留在高地的狙击手同时也发现了远处越军车队的灯光。必须撤离了,再不撤离,就要被越军包饺子了。

????撤退开始很顺利,不过何建和陆昊的小组由于发现了新情况,比预定计划延误了一点时间,在通过学校空地的时候,东部的一间校舍里,突然吐出火舌,响起了轻机枪轻快的sè击声。

????这个枪手sè击经验非常丰富,他先是一个散布sè把侦察兵的队形打散,然后再用激ng确的点sè,压制、sè杀我侦察兵。

????周海见状,一面命令吴放歌带着爆破组继续撤退,自己带着一名侦察兵从侧翼攻击校舍,可就在这时,敌人的sè击忽然戛然而止。

????是yo敌之计吗?正在疑o的时候,忽然听见校舍那边哇啦哇啦的有人喊着越南话,接着隔壁校舍里就窜出两个小小的黑影,怀里似乎抱着什么东西,玩儿命地往枪手的校舍里跑。

????“是弹yà手!”何建喊了一声,周海举枪点sè打到了一个,而另一个却三窜两跳地钻进了校舍。果然,这个黑影进校舍不多久,轻机枪就又轻快地叫了起来。不过经过这一点时间的火力中断,训练有素的侦察兵们已经有了应对,一名侦察兵迂回到侧翼,扛起火箭筒,就是一炮,火箭弹尖利的嘶吼着钻入房内,一两秒后才爆炸,爆炸声中,机枪被炸哑了。

????这是新式的半穿甲高爆弹头,专én用来对付房屋火力点的。

????爆炸的硝烟还没有散去,何建和和另一名侦察兵已经冲到了校舍下面,又从窗户扔进去两颗手榴弹,然后才扫sè着冲进屋里。

????屋里早已经一片狼藉,不过仍然看的出这里是一间教职员宿舍,确切的说是一个家庭。枪手已经被打死在轮椅上,他的ti齐膝盖之下被截去了,这应该是外科手术的结果,一名funv死在áng上,是一名孕fu,肚子被单片划开,肠子流出体外,她左手仍然紧紧地抓着一个弹盘,一大堆子弹散落在áng上,另外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身体被火箭弹dong穿,扭曲着身子死在屋子中间。这些就是校园里最后的武装力量。

????“我们走吧,这是战争!”何建对身边的侦察兵说着,更像是在安慰自己。

????若干年后,周海突击队和小前指侦察营的兄弟搞战友聚会,隔壁一桌衣着光鲜的年轻人喝着啤酒,大谈什么《超限战》‘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可以淹没伊拉克美军的时候,何建忽然大吼一声“放你妈了个狗臭屁!”侦察营的兄弟们虽然不知道何建为啥突然骂人,但是帮着自己的战友才是正理,于是拳头脚尖飞舞,啤酒瓶和鼻血飞溅,最后全被抓到了派出所,还是吴放歌想办法,才保了这些兄弟出来。

????越军援兵打头的一辆美式吉普车触响了侦察兵们预设的地雷,被炸的翻了一个个儿,第二辆卡车又被通用机枪打成了筛子,越军也尝到了一次汽车车队被伏击的滋味。可越军毕竟还是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遇袭后车载步兵纷纷跳下车,立刻展开成战斗队形,开始冲击侦察兵的阻击阵地。

????“砰!”的一声,侦察兵阵地上,火光一现,一枚单兵地雷撒布器腾空而起,在预定的越军前进路线上,撒布了数十枚反步兵地雷,越军士兵猝不及防,当场就有数名士兵触雷,被炸飞了脚掌,顿时哀号声响彻了夜空。地雷的威力不在于它的杀伤力,而在于它的震慑力。要命的事这又是黑夜,前进的越军根本看不清地面上哪里被布设了地雷,所以惊吓之余,举步维艰,阻击阵地上的侦察兵趁机展开!。

????笔趣阁 www.Biquge52000.Com 更新速度最快!